説好的退費卻遲遲不到賬 金吉鳥健身言而無信為哪般?

2021-03-05 14:47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117320)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尹彥鑫

買了金吉鳥健身私教課後受疫情影響健身房停業,終於等到健身房開門,還有44節私教課沒有上完的許女士2020年12月8日與商家協商,同意扣除32%的費用後退回私教費共計7000餘元。本來約定的60天退費,到現在將近90天了還遙遙無期,無奈許女士撥打半島96663熱線反映。記者介入後,該店相關負責人表示,退費是總部進行操作,店裏無法給一個具體時間,然而記者和許女士多次撥打總部電話都無法打通。

“我先後在山東路的金吉鳥健身大信東港店買了72節私教課,但該店從2020年初到2020年10月份都是關門停業狀態,擔心後期再出什麼問題,我就找到商家想要退錢。”許女士告訴記者,為了成功拿到自己剩下的錢,12月8日許女士同意了商家扣除32%費用的要求,商家還記錄了許女士的銀行卡號以及退費的明細。“當時一名姓馬的負責人告訴我在60日內給我辦完退款業務,我也就相信了。”但是,許女士萬萬沒想到,如今這都將近90天了,説好的退費仍然沒影。

許女士告訴記者,自己先後報了72節私教課,還有44節沒有上完,但是此次只退34節的費用。“因為當時購買的時候,教練為了完成任務,把我的10節課簽在了其他會員名下,12月8日去退費的時候,他們商家不承認這10節課,我聯繫到教練,教練説協調那名會員幫我退費,現在同樣也沒有影。”許女士告訴半島記者,她多次去店裏詢問情況,只有一個字,等!

“我也打過金吉鳥健身總部的電話,打了很多次根本打不通。”許女士非常着急,“我瞭解到,金吉鳥健身大信東港店還因為預付費的事被相關部門列入黑名單公示過,他們這樣一拖再拖會不會我的錢也就沒有了。”

為了要回自己的錢,許女士還撥打過相關部門的電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我也諮詢過律師朋友,為了這麼點錢去走司法程序也不值得,並且我手裏的證據也不是很充足。”許女士告訴半島記者,12月8日,店裏給記錄退費的情況時,收回了之前購買私教課的合同。並且記者發現,所謂的退費協議也僅僅是一份記錄而已,“上面根本沒有店家的公章和負責人的簽字。”

3月4日,記者撥打金吉鳥健身大信東港店的前台電話,接線人員表示,負責人暫時不在。下午一位自稱是該店健身教練經理的陳先生給記者回了電話,“我們也給許女士去了電話,説明了情況,退款是總部在進行,具體的時間我們店沒法保證,現在只能等着。”隨後記者多次撥打金吉鳥健身總部公開電話,均無法接通。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