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啞奇才陳挹翠的“武俠”人生

2021-03-04 21:47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92190)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張文豔

在青島,曾經“滿城盡讀王度廬”,王度廬的武俠小説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風靡島城,陳挹翠是何許人也?

他是一位深諳武術之道的武俠小説家,震驚;他是一位聾啞人,更是震驚!

陳挹翠原名陳若萍,取挹翠的筆名,後人猜測與友“翠英”有關,1945年,在青島,好友翠英經常聽他談心,給他織手套,給予他很多温暖,所以小説中,經常會出現名叫翠或英的人物。陳挹翠出生於1917年,比王度廬小8歲,出生於沂水,祖居濰縣。家裏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祖父和外祖父都是生意人,所以家境還算不錯,因而,當年的陳挹翠上過兩年私塾。就是這兩年的上學生涯,為他以後的文學道路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然而,9歲時的變故,把陳挹翠推向了痛苦的深淵:一次意外高燒之後,他的世界從此徹底安靜。聽不到家人的呼喚,也聽不見鳥語蟲鳴,更讓他痛苦的是,他必須輟學在家。

陳挹翠得病後至1938年來青之前是怎麼度過的,他的自述中沒有過多提到內心的感受,然而,1984年,陳挹翠曾在《身殘志堅,為四化繼續貢獻餘熱》一稿中提到了童年的不幸,“我童年耳聾所造成的不幸,不僅只有二年級的小學文化而已,接踵而來的是在舊社會備嘗歧視、侮辱欺凌等不公正的待遇”。這其中的苦楚常人難以想象。“因而(我)發憤圖強,克服文化水平低的困難,從十餘歲起,整日泡在圖書館六年之久,又到處求師,學會了多種技能”。圖書館成為陳挹翠最大的慰藉,一如當年的王度廬。同樣9歲那年,王度廬也曾患上重病,“昏迷了好幾天”,並落下胃病病根。在貧寒的家境中勉強讀到高小,説明王度廬比陳挹翠幸運。而二人都能成為武俠小説家,最主要的原因是泡圖書館,飽讀詩書。陳挹翠在濰縣民眾教育館圖書室裏度過了少年時代,而王度廬也曾在京師圖書館(中國國家圖書館的前身)等各大圖書館伏案苦讀。

陳挹翠從16歲開始習武。1938年,他闖蕩青島城。初期以打各種零工為生,擺過舊書攤,做過油炸糕。生活的落魄沒有埋沒陳挹翠的創作才能。王度廬寫武俠以情見長,而陳挹翠“學走鄭證因的路子,以武打取勝”。1945年,陳挹翠憑藉《四海游龍》,終於打破了王度廬小説一家獨霸的局面,擠佔進了《民言報晚刊》,分得一杯羹。此後,他相繼發表了《金錢鏢》《孤雛喋血》《風雲兒女》等。此時,陳挹翠28歲。王度廬28歲那年,也就是1937年,來到青島,並於第二年在青島媒體界正式出道,連載《河嶽遊俠傳》,同樣初出茅廬,同樣一炮而紅。

王度廬曾一手武俠小説,一手社會小説,為多家報紙投稿,陳挹翠也曾同時為九家報紙寫九部小説。其實,彼時的陳挹翠是振業火柴廠的普通工人。振業火柴廠是實業家叢良弼在青島創辦的民族工業。1945年年底,叢良弼去世,不知道陳挹翠是否參加了叢老闆當年異常隆重的葬禮,不過,在他的回憶裏,他在這一年離職,“過着有了今天沒有明天的生活”,而頻繁地往來於太平鎮牛王廟是他主要的生活軌跡,在這裏有個武術講習所,他擔任教務長,後經考核任青島市國術館第二十二練習所所長兼武術教師。然而,關於武術的工作,陳挹翠多是義務的,拿不到多少報酬,他甚至在新年前後偶爾幫人寫點春聯。又是似曾相識,當年的王度廬在1946年年關還在老城區賣過春聯!

經歷過無數挫折,陳挹翠已經找到了排遣苦悶的方式,他還為自己創作對聯自嘲:“胡謅瞎扯書生權且從俗,拳打腳踢武夫亦得過年”,“油鹽柴米件件皆無如何度日,香燭紙馬樣樣齊備且自過年。橫批:人瘦年豐”。

可見,陳挹翠其實是個較為樂觀的人。

青島解放後,武俠小説式微,王度廬選擇塵封那段小説記憶,陳挹翠沒有。不能寫小説了,他進入工會系統,“從此我的所長才得到了發揮的餘地”,他會寫作,會武術,會雕刻,會書法,會繪畫,在滄口成立聾啞學校以後,還會寫啞劇,創作相聲。看到他寫的《大雜燴》相聲劇本,聲情並茂,很難想象這出自一位聾啞人之手。

後半生,陳挹翠熱心公益,為聾啞人盡心盡責,成為權威人物,無論是打架的、鄰里不和的,甚至兩口子鬧離婚的,都請他去説和。

在文學上,他為青島武俠小説和武術國學留下了精彩的一筆,還指導學生進行創作,至今“查拳”傳人高恆侖提到老師的教誨仍熱淚盈眶;在武術上,他把平生所學傾囊傳授,無論對方是否是他旗下弟子;在為人上,他聽不見説不出,卻看到了“消除耳邊無益的聒噪,能心無二用、致力於一”的便利條件,在他看來,只要刻苦鑽研,“成就不會在健全人之下”……

辭世後,他留給子女的只是幾幅字畫,幾方印章,一堆舊照片,但他的兒子陳永勝説,“父親給我們留下的精神財富,不是幾套房子能比的”。

返回半島網首頁>>